“接完这单,我就不做奶粉代购了。”

微信群里,一直职业代购澳洲奶粉的老谭宣告自己代购事业结束。微信群里,一直职业代购澳洲奶粉代购的老谭宣告了自己代购事业的结束。他是我做韩妆代购时认识的,是我知道的为数不多坚持做正品的汉子,但如今他也坚持不下去了。

九月份《电商法》出台,对代购的管控再次收紧,提高了代购们的经营成本,同时也挤压了小微代购的生存空间,像老谭这样做正品代购的,受到的冲击最大,本小利薄,全靠汇率赚个差价;成本提高后和专卖店相比,就失去了原本的优势。,

老谭说到这些,感慨正品已死,无奈也无助!

作为一个做了三年的韩妆代购,对于老谭所说的代购乱象,我也深有同感。代购黑幕,伤害最深的除了消费者,就是像我们这样坚持做正品的小微个体!

真假混杂,安能辨我是正品

三年前,我换了一份时尚类的工作,需要经常去日韩两地出差,就动了做代购的念头。为了弄清楚其中的门道,混了几个微商、代购教学群,学到的却都是一些歪门邪道。

做生意,货源是关键。做代购,货源从哪里来?大家也许会觉得这很简单,就是去机场免税店里买买买!但是这样的话,需要花很久的时间。加上去正品店里购买,囤货也要一笔不小的钱,刚开始本金不足,怎么办呢?

某宝上面有个卖家曾经跟我说过,可以考虑相互合作,她认识一些作坊专门制造日韩护肤品、美白丸的,吃不死人!这些护肤品和正品混在一起卖,配合着海外采买的视频和发票,基本不会有人怀疑。即便有所怀疑,也可以甩锅给产品本身。不同批次,质量当然不同。善良的我当然是一口回绝。不过由此可见,那些坚持做正品的人,是在跟一群什么样的人竞争!

免税店门口一日游,走过就是买过

做代购,很多时候都会有一种伤自尊的感觉。老谭曾经跟我说过,澳洲很远,一开始他不愿意从那边人肉背回来,都是从香港的店里直接购买。直到有一回他在香港,看到一篇报道上写着“求内地人给我们留两袋奶粉”时,当时他觉得挺丢脸的,好像自己是跑到别人的地盘上抢钱一样。

跟老谭一样,我做代购有时也会觉得很丢脸,尤其是在东京的免税店里,有一些所谓的代购,打扮得花枝招展,拿着自拍杆站在店门口直播。吵闹了半天,最终什么也没买!免税店门口一日游,反正走过就是买过,她们就是靠这种方法,欺骗国内的消费者。骗了顾客还丢了祖国的脸面!

韩国的假货能叫假货吗?

我的客户里买韩妆的一般都是三四线城市的小姑娘,因为韩妆相对来说要便宜很多,许多彩妆品比一些欧美开架化妆品产品还要便宜,还因为又是外国货用着也安心。可是天下乌鸦一般黑,再便宜的韩国产品也一样有假货!

有些小姑娘拿着自己的兰芝面膜问我,为什么同样是韩国代购,我比别家卖得贵了十几块。刚开始我以为真的是渠道的魔力,后来我去大东门、梨大、大林这些地方转了一圈之后恍然大悟,呵呵,这就是从韩国人肉背回来的假货。从包装到发票,这些假货都无懈可击。甚至有些假货的定价有时甚至会比我们这些正品高!

他们用低廉的成本,换回了高额收益,同时也进一步侵蚀着正品的市场。

正品成本高,代购投入精力大,利润微薄。

造假成本低,投入精力小,利润丰厚。

既然市场真假难辨,正品卖家们又有什么坚持下去的理由?!

还不是因为房贷?!还不是因为孩子的奶粉钱?!

为了生活,我还是咬着牙坚持下去,但缺换了一个更聪明的方式,去跟那些造假者竞争。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,没办法和品牌商直接对话,那我就寻找一个可以帮助我找到品牌商联系低价正品货源的平台——爱库存!

目前市场产能过剩,各大品牌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库存积压的情况,库存积压不仅会占用仓储空间,同时还会占用大量的人力、物力以及财力。一般品牌在遇到这样的情况时,会直接将产品打包给批发商低价出售,但这样做既会稀释品牌价值,又会容易出现假货、串货问题。为了保护自己的品牌形象和价值,品牌商急切地需要一个平台,来为他们分销产品。

爱库存抓住了这一商机,至上对接了3000+品牌商,对下联系了20多万像我这样的小微代购。品牌商直接将自己的正品库存低价打包,由我们通过分享和转发的方式进行分销,货源真实、物美价廉吊打售假者!

以前,在朋友圈里发售货信息,不会写文案,不会拍照片,很难吸引客户,。现在但是这些爱库存都可以为我们一手包办。文案他们来写,照片他们来拍,。售后他们帮忙处理,我只需要在带孩子的空闲时候,动动手指发发微信,基本可以保证每月收入3W多。

我依然坚持卖正品,无愧良心、无愧怀里的孩子。我相信,随着社交电商的发展,代购行业的转型,我的孩子将来会因为妈妈坚持正品代购而骄傲。因为我们这些小微个体的力量,让市场的优质正品驱逐走低劣假货,帮助更多的消费者购买到了物美价廉的产品!

尽管小微代购力量微薄,但水滴石穿,汇聚在一起,是可以改变时代的浪潮!